应试之外的乡村教育路_农村音教信息_中国音乐教育网
平台首页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应试之外的乡村教育路
发布日期:2015-02-0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左脚尖后点地,双手在身侧展开,屈膝,上身微微前倾……河北安新县学生运动会,当端村小学方阵路过主席台时,二十多个女队员向观众们整齐地行了芭蕾舞的谢幕大礼。

  这个不同寻常的举动,让李风很是得意。2013年,这个北京商人创办了荷风艺术基金会,他的理想是把芭蕾舞、交响乐、话剧这些高雅艺术带入乡村基础教育,端村小学是他的第一站。

  李风是这几年重新审视农村教育的人士之一,这些人开始摸索一条应试体系之外的乡村儿童成长之路。

艺术教育的“垦荒者”

  北京到端村有140公里,不堵车需要开上两个小时。李风把这个地方形容为白洋淀深处、荷花池畔。

  公路在进入村庄时,变得狭窄而颠簸,只容得下两车擦肩而过,冬天的田野光秃秃的,这不是一个赏荷花的季节。在越过端村的界碑后,眼前是一个普通的北方农村,红砖小院落散在田野中,端村小学的白色新校址十分醒目。

  从2012年开始,李风几乎把周末的高尔夫球戒掉了,往端村跑了几十次,每周六用一辆中巴把中央音乐学院、北京舞蹈学院等多所大学的学生志愿者运到这里教课。村里人慢慢适应了一群小女生穿着粉色的芭蕾舞裙穿过田埂,邻居家的孩子拉着尚不成调的小提琴。

  媒体来了,企业来了,每个人都惊讶于这些没有任何基础的乡村学生用四节课可以跳简易版天鹅湖,用一年时间可以合奏《欢乐颂》。

  元旦前,李风照例来看孩子们期末汇报演出。五年级的刘一芃是一个扎着个马尾辫、圆脸庞的活泼小姑娘,她一口气上台领了两个奖:管弦乐和美术。

  从荷风创立的第一天起,端村就成为了一个样本——农村艺术教育学校。然而,光环的背后,荷风最难面对的是家长摇摆不定的态度。

  作为忠实的艺术爱好者,李风能跟人说两个小时,讲一个基本道理:艺术对于教育,不是可有可无的。“就像你给孩子补钙补蛋白,有的东西缺了,长大了就很难补回来。”他说,“我反复研究欧洲文艺复兴和西方文明的关系,你会发现艺术释放创造力。而中国农村的艺术教育几乎是零。”

起跑线上的输赢

  “我能理解家长们的心情。在偏远的农村,上学是唯一的出路,这是老乡心目中一个基本的话语。”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来超说。这个青少年工作及应用心理学专业出身的年轻女子已经在乡村教育一线跑了七年。

  问题是读好书,真的就能让乡村孩子站在了和城里孩子一样的起跑线上了吗?

  来超说,在成长的路上,高考作为普遍选拔的手段,无法回避。但在贫困县,能上高中的学生寥寥无几,如果当地也没有职业教育,进城的上升通道更加狭窄。即便是有机会,农村孩子啃课本,他却连一些社会常识和生活乐趣都没有,未来生活怎么办?这是语数英不能解决的。

  贺永强从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会出走,在2014年7月创办了和川公益发展中心。这个安徽阜阳乡下长大的汉子说,自己眷恋土地,想做真正的乡土教育。

  在贺永强眼里,农村人往城里走是大势,未必是一件坏事。“教育对人命运改变,是要建立健康的人生观。”他说。

  教育界普遍认可的观点是:育人应该是学校、家庭、社区三位一体。而从中国农村的现状看,学校教育已经有很多项目在帮政府解决硬件问题,而互联网手段有可能缩小城乡基础教育的落差,相反,社区和家庭教育在农村欠缺太多。

  和川公益第一个试点是四川省宝兴县嘉绒藏区的学校,9月开课。按照嘉绒藏族的习俗教了三样东西:一是传统歌舞,跳锅庄;二是语言类,口述历史,让村里老人讲村子的轶事;三是手工类,怎么做糌粑,怎么做藏族服饰的针线活。

  “谈起点公平,乡土教育其实是在弥补社区的缺失,你要培养孩子对乡土的感情。即使未来城镇化达到80%,你不热爱、敬畏土地,都是空中楼阁。”贺永强说。

让孩子们去选择

  2006年前后,曾经出现过一次乡土教育的热潮。在来超的印象里,全国至少有六七十家草根组织在开发课本和教程,但其中很多不久就自然消亡了。

  贺永强去宝兴试点探访了三次,他说:“孩子很喜欢这样的课,觉得好玩,对他们而言又是很自然的身边的事情,他不用去背、去考试,和他原有的学习体系不一样。”

  来超说,“我是研究孩子们成长心理的,李风、贺永强这些人在孩子们还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学的时候,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让孩子们可以自己去选择。”

  2015年,荷风加快了发展步伐,北京房山窦店镇一所小学已经开课,另一所打工子弟学校也在商谈中。“我没法让这些孩子考上北大清华,我也无法让他一夜致富,但我想给他们一种自信和尊严。”李风说。

  然而,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是,中国有近3000个县,2万个镇,这些人的微小努力能否成为希望的星火?

  怎么样跟体制内的教育有一些合作,这是民间组织需要思考的。“如果你永远不打破一体化,其实我们做的很多东西都是打折扣的。申请体制内的课程和单独培养两三个优秀孩子不一样,这需要向政府争取,撬动公共政策。”来超说。

 

 

    稿件邮箱:csmes@126.com
    投资合作:csmes010@126.com
    大学生扶植:QQ 535915667
    广告业务:QQ 130081156
    本网热线:010-65616291
    投诉专线:13522662065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唐山退休干部爱心支教圆邢台山区孩子音乐梦
共0条评论网友评论
[1-50/0] (1/1)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verify code
捐助中心热线:800-857-1772
捐助中心帐号:
捐助中心邮箱:countryedu@csmes.org

版权所有:中国音教网
技术支持: 中国音教网技术中心